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血泪录
江湖血泪录

江湖血泪录

江湖,在这弱肉强食、物欲横流的江湖,处处有陷阱,时时有诱惑,稍有不
慎,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正邪易位,侠士变淫贼。对这一点,少年侠士张豪在
二十多年后成为淫乱江湖的大魔头后方深深的体会到。
张豪的第一次性启蒙,缘于那次剿灭逍遥帮之战。逍遥帮是一个横行荆南
(今湘南)逍遥山一带,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江湖邪派。该帮鱼龙混杂,多是
一些下三滥之辈,并无武功特别高强之士,但正是因其武功并不出众,被人轻视,
帮众往往靠下蒙药、设圈套、吹迷烟等不入流手段取胜。“玉女门”出于江湖道
义,几次派人前往剿灭,但都是无功而返,门中好几名女弟子清白反遭玷污。
为彻底铲除为祸江湖的逍遥帮,玉女门主柳紫茵决定派出门中第一高手、江
湖十大美女排行榜中排名第八的“飞天玉凤”凌寒香出马,同时为稳妥起见,邀
请同道盟友雪山派掌门严万钧调派好手协助。
严万钧自接到邀请帖后,思虑再三,决定派师弟张豪前往,出发前,他凝重
地对张豪说道:“师弟,你此次前去衡州(今衡阳),先与凌女侠会合,前往铲
除逍遥帮,该帮中人俱是宵小之辈,奸诈狡猾,一路上务必小心谨慎,我随后就
到。”张豪一听可以闯荡江湖,不禁喜上眉梢,忙不迭答应下来。
随后,张豪赶往衡州,与凌寒香会合,两人分乘快马,直奔逍遥帮总舵逍遥
山而来。逍遥山位于衡州南部百多公里处,地处春陵水之滨,香风镇之北。来到
山脚下,但见丘陵起伏,溪壑流泉,鱼跃明塘,佳木繁荫,山中到处生机勃勃,
景色壮美。
“张大哥,此处已是逍遥帮地界,咱们从何下手?”凌寒香美目顾盼,转对
张豪说道。
“依我之见,不如直捣逍遥帮总舵,趁其不备,一举拿下。”张豪初次闯荡
江湖,豪气冲天,在他眼里,小小的逍遥帮不堪一击。
“张大哥所言不差,依小妹之见,咱们应先查探逍遥帮总舵所在,然后昼伏
夜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凌寒香尽管只有十九岁,但跟随师父柳紫茵行走
江湖多年,江湖经验可算丰富。
正当两人望着峰峦叠障的群山,商量该立时强攻,还是应另觅捷径偷袭时,
此时突然传来一阵呵呵大笑,山脚边灌木丛中竟钻出两个猥琐瘦高汉子,这两人
一见凌寒香,圆睁着滚凸的鲤鱼目,紧盯着她高耸的酥胸,差点流出口水来。
“呵呵……美女主动送上门啦……李万,我俩艳福不浅啊……玉女门的骚货
真是一个比一个风骚,一个比一个水灵……”
“不错……张千,你看这个妞,比前阵子我俩疯玩的那几个强多了……奶又
大,屁股又翘,干起来准他妈爽歪了……”
这两人一出场就不干不净说起来,只把张豪气得七窍生烟。凌寒香一张俏脸
也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酥胸起起伏伏,显是气恼至极。
原来,张豪和凌寒香一在香风镇出现,立即就给人盯上了。逍遥帮耳目遍布,
香风镇又是穷乡僻壤,凌寒香这么美貌的女子难免引人注意。盯上他们的这俩人,
一叫张千,一叫李万,都是逍遥帮的好淫之徒。
张豪一声怒吼,拔出长剑,一跃而起,一式“雪花片片”,立时将张千裹在
剑影之中。凌寒香见张豪动手,一旋身长剑出鞘,直刺李万眉心。张千、李万不
料说动手就动手,仓促之间,抽刀抵挡,两人武功甚是稀松平常,不几招便被张
豪和凌寒香杀得气喘呼呼,狼狈不堪。

张豪和凌寒香两人待烟雾散去,便在灌木丛中一阵搜索,却是毫无所获。“
逍遥帮这伙贼子,阴险狡诈,不将他们剥皮抽筋,难消我心头之恨!”凌寒香见
两人逃走,恨意难消,若有所思说道,“看来我俩行踪已露,还是小心为上。”
两人经此变故,意识到逍遥帮不是等闲帮派,不敢贸然大意,见暮色已临,
便在离逍遥山不远的香风客栈住了下来,打算稍作休息后,以夜色为掩护,连夜
上山先探明逍遥帮总舵的确切位置及机关布置,再见机行事。两人却不知,就在
暗处,有人静静看着他俩走进香风客栈,阴阴地发出几声奸笑。
初春的南国仍然阵阵寒意,香风镇的夜晚,乡下人早早就搂着自己的婆娘上
床,尽管只是戌时,街上已不见几个行人。张豪和凌寒香换过夜行衣,出了客栈,
顺着街路,往逍遥山方向赶去。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离他俩前方不远的黑暗角落窜过两个身着夜行衣
的黑影,其中一人身上背着一个麻袋,那麻袋不断挣动,隐约还听到里面有女子
的闷哼声。不过,那声音十分微弱,不留心很难听出。两个黑影轻功不弱,不稍
片刻便在街的转角处没了身影。
“不好!有逍遥帮的贼子。”凌寒香眼尖,她来不及与张豪细说,当先向黑
影隐没的地方追去。张豪也运起轻功,在后一阵急赶。
这时,一轮圆月已缓慢升起,两人藉着月色,沿街寻找了顿饭时间,仍尚未
寻到,张豪已有点不耐起来,摇摇头,说道:“只怕人已被掳走了,要不然这样
长的时间,怎的却不见半个人影?若是已被掳上山,可够我们找的了!”一语甫
毕,突从左边角传来一阵呼救声。
这次,两人距那发声之处不远,夜深人静听得异常清晰,循声奔去,转过一
个边角,赫见前方旷野处有间庭院,此庭院建于旷野中,屋后倚着几棵大树,显
得突兀阴森,屋里灯光微弱,这时,正传出几声女子的哀求声和男人的淫笑声。
“别跑……小娘子,你跑不掉的……等会准包你欲仙欲死……”话音未落,
就听到一阵裂帛之声,和着女子的尖叫声。
“他奶奶的……这骚婆娘,奶子真够大的,……还真他妈滑不溜手……”传
出的是李万淫猥的声音。
张豪和凌寒香潜行迫近,从后窗缝隙间窥望入去。但见房中灯火闪烁,张千
和李万正按住一村姑,那女子胸口衣襟已被撕开,露出皙白的皮肤,下面裙摆上
掀,雪白浑圆的大腿裸露出来,那酥胸玉腿,构成一幅极为诱惑的画面。女子的
嘴正被张千捂着,徒然发出“呜呜”的哼声。
救人要紧,凌寒香不暇细看,忿然拉开窗户,一跃而入。张豪呆了一呆,紧
跟而进。他抢前两步,从腰间抽出长剑,环顾四周,但见屋角边停放着数株盛放
的兰花,一阵阵清香袭人欲醉。张千和李万似是早有准备,两人立即后跃,抽刀
封住身前门户。蓦地剑光一闪,寒气森森卷起,原来凌寒香趁他俩后跃之时,已
出剑攻去。
张千和李万双刀幻化出大片光华,挡住了她这一击。两人不断后退,将张豪
和凌寒香引到房屋中央。凌寒香美眸一瞟,见两人似有逃走之意,娇叱一声:“
淫贼,休想逃走!”她长剑如电光打闪,霎时又向张千和李万连攻两招。张豪也
舞起长剑,幻出一片波澜,如排山倒海般攻去。招数极是凌厉,大有不胜不休之
慨。那村姑见有人搭救,趁这空隙,赶紧披衣外逃。
张千和李万竭力抵挡,却被迫得脚下移动,连连后退,但他俩胸有成竹,虽
然处于劣势,但剑来刀挡,样虽狼狈,一二十招之间也不至于马上落败。
斗得片刻,张豪渐觉头晕,力有不逮之感,心中暗惊:莫是着了这两个贼子
的道?他冲凌寒香说道:“凌姑娘,你可曾觉得头晕?”凌寒香听张豪这一说,
也是一惊,她自进此屋后便有此感觉,“贼子狡猾,咱们宜速战速决。”她边说
边向李万攻去。
“呵呵……小美人,现在是不是手脚发软啦?你俩中了俺们布下的迷魂兰毒,
还想逃吗?呵呵……”李万一阵得意的奸笑,他紧盯着凌寒香晃动的酥胸,大有
伸出禄山之爪之意,惹得她更是生气。
见两人攻势稍缓,蓦地,李万向张千使个眼色,两人似是配合惯了,一个后
纵,退到墙角边,李万往边上一按,“砰”的一声,地上裂开一个口子,张豪和
凌寒香双脚踩空,不由惊呼一声,张豪首先跌落陷阱。
陡起变故,凌寒香反应可算迅捷,她用剑往陷阱边沿一按,一个弹跃,迅速
窜起。张千似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按动另一机关,这时立即从陷阱的正上方
掉下一个铁笼,恰恰罩住了凌寒香,将她重新打回地底。双足一着地,凌寒香深
吸一口气,准备再次跃起,怎知只觉得一阵天昏地转,一个趔趄,就此人事不知。
仿佛过了很久,凌寒香方悠悠醒来,只感到头很重,浑身乏力,软得像一摊
泥,她摇了摇头,好一阵子,才觉得更清醒些,“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
TOP
小 中 大 3楼
她见到自己被绑,美眸四顾,赫见张豪也被捆得象一个粽球,塞在墙角边,忽然
想起自己和张豪坠入逍遥帮陷阱的事,这一惊,人已完全醒了。
凌寒香久闯江湖,她细察自己身上并没异样后,开始打量四周,极目瞧了一
阵之后,突然俏面一红,暗骂了一声:“淫贼可恨!”原来这房间之内,不但布
置得华丽旖旎,而且在香气撩人的屏风之后,有一张异常大的“摇床”,在摇床
之上,横摆着两个绣花枕头,丝帐,缎被,充满了暧昧诱惑。
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形形式式的春宫图,这些图像将男女交合的各种体态描
绘得不但纤毫逼真,一丝不漏,而且惟妙惟肖,栩栩若生,图像中的裸女双眸勾
人,黛眉颦动,神情欲仙欲死,仿佛可以听到她那微微的娇喘声,而男像男根硕
大,勇猛过人,扫穴犁庭,更易激起人的原始欲念,使人心飘神驰,魂飞巫山,
让人看后血脉贲张,难以自已。
“张大哥!快快醒来!”凌寒香见张豪尚未醒转,情势凶险,急忙呼喊起他
来。有个男伴在身边,心中总是踏实些。在凌寒香的呼喊下,张豪也缓缓睁开双
眼,他陡见两人被捆得密密实实,一阵错愕。
正当两人商量如何脱困时,这时,房门“吱”的一声打开,张千和李万走了
进来。两人笑嘻嘻看着自己的猎物,显得无比的得意。
“呵呵……凌女侠,没想到吧,竟然会被我们这两个手下败将所擒……”李
万色色地看着凌寒香,两道火热的目光肆意的落在她身上凹凸的地方。这个闻名
江湖的美人尽管衣衫仍在,但捆绑的细绳把她原本就饱满的胸脯勒得更加怒凸,
让人忍不住产生想品尝的冲动。
[ 本帖最后由 tanweigood 于 2007-7-25 09:57 PM 编辑 ]
7755188 发表于 2007-2-23 13:58 只看该作者
该用户已被删除
“无耻!用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就把我们放了!若真刀真
枪赢得我手中剑,算你们有种!”凌寒香见张千和李万自进屋后色迷迷的眼光一
直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禁不住起鸡毛疙瘩,她涨红着俏脸,企图用激将法让他俩
放了她和张豪。
“哈哈……有种?凌女侠,我们当然有种……等会就在你小穴里播种,哈哈…
…”响起的是张千和李万得意的淫笑。
两人带着野兽般的欲望紧盯着凌寒香,慢慢地走到她身前,张千首先忍不住
将手探到凌寒香的胸部,隔着衣衫,肆无忌惮地揉捏起她挺拨的双峰。
“住手!”张豪在旁见张千和李万准备对凌寒香无礼,挣扎着站了起来,他
一声怒吼,“欺负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冲我来!”
“对你,我们可没兴趣,呵呵……做英雄好汉有什么好?象你们一样成为别
人的俎上肉?……白痴才做什么侠士!还是象我们这样好,自由自在,天天有美
女肏……呵呵……你看,凌女侠多水灵,你这辈子能玩到这样的女人吗?……”
李万好象故意要气张豪,他轻捏着凌寒香的嫩脸,鄙夷道,“你俩中了迷魂
兰毒,没有解药,休想逃出俺的手指心,出来闯荡江湖,连这点防范意识也没有,
还充什么英雄好汉!……”
迷魂兰是逍遥帮特种的毒花,毒性十分厉害,闻其香,片刻即中毒,中毒后
浑身绵软无力,难以运起内劲,与平常人无异,是逍遥帮对付武功高强人士的独
门毒物。没有解药,内力短时间内难以恢复,但此花毒性只有半个月,时间一到,
毒性失效,中毒之人又能恢复如常。
“无耻!”手足被捆,难以动弹的凌寒香只能用骂声表示自己的愤怒。
“脾气还蛮大的,不过,我喜欢,这样的辣妹干起来才爽。”张千在凌寒香
高耸的酥胸搓揉了一阵后,意犹未足,手从衣襟下端伸了进去,一把扯断了凌寒
香的抹胸,捏住了她的双乳,大力地摸捏着。
“快放手!”被男人用手抓住乳房,凌寒香全身战栗,倍感屈辱。她不断挣
扎着,让张千难以肆意上下其手。
“这妞真够泼辣的,不愧是名门侠女。李万,咱俩该想个法子,好好和这妞
乐呵乐呵。”见凌寒香性感的肉体在身下不住扭动,企图躲开自己的魔爪,张千
被激起了征服的雄心,也被激起了熊熊的欲焰。
他和李万两人冲上前,将凌寒香紧紧压在地板上,张千一只手按住她双手让
她无法挣扎,另一只手迫不及待地探向她的桃源圣地,隔着衣裤,揉捏起那迷人
的三角地带。
“淫贼……快放开我……”凌寒香怒骂道,“你们这两个衣冠禽兽,终有一
日我会将你们抽皮剥筋……啊……”这一声却是因为张千的禄山之爪已伸进自己
的亵裤,阴阜被摸所至。
张豪见张千和李万这两个淫贼色胆包天,当着他的面对凌寒香大施淫威,不
住破口大骂,他蹭到两人旁边,趁两人色迷心窍,一头就向李万撞去。“哎哟”
一声,尽管他已没什么内力,但仍把李万撞得龇牙裂嘴。
“臭小子找死!”李万抡起拳头,正准备将他击毙,却被张千拦下:“且慢!
李万,这臭小子有用。他不是自诩英雄吗?等咱俩玩累了,再让他妈的侠士演出
好戏。”他凑到李万跟前一阵耳语后,两人阴阴地冲着张豪和凌寒香淫笑。
李万走上前,点了张豪的麻酥穴,让他难以动弹,再把他扔到一边去。张豪
双眼如欲喷火,恶狠狠瞪着张千和李万,若不是手脚被缚,他定将这两人千刀万
剐。没能保护好女同伴,男人的天性让他深深地自责,初次闯荡的他终于意识到
江湖的险恶,武功高强有时并不代表安全,险恶的人心和机关才更可怕。
没有张豪的骚扰,张千和李万意气风发,一想到凌寒香这个江湖众多淫贼夙
夜以求的美侠女等会就要被压在自己胯下,任由自己蹂躏,两人的下面不禁撑起
了大帐篷。
两人已迫不及待,张千冲到凌寒香跟前,执住她的衣领,以极野蛮、极粗暴
的动作,奋力一撕,顿时“嘶嘶”之声不绝,在凌寒香的惊呼声中,两个雪白而
坚挺的美乳首先从敞开的衣襟中蹦了出来。
美乳当前,张千和李万神晕目眩,两人淫靡的目光,久久地落在这对美丽的
玉兔上,两人口中啧啧,不自禁地流下了口水。凌寒香用手紧捂胸前,不住地往
墙角退缩。在淫贼面前,她已失去英姿侠气,只剩下小女子惊恐本色。
张千如影随形,按住凌寒香的娇躯,让她动弹不得,李万趁机粗手不断挥动,
在阵阵惊呼和裂帛声中,满屋破布乱飞,不消片刻一具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霎时
呈现于众人之前。
肌肤晶莹如雪,双乳饱满,矗立在峰尖的蓓蕾,娇小鲜嫩,盈盈一握的纤腰
下,香臀浑圆诱人,玉足均匀修直,在洁白的大腿内侧,是那迷人的三角区,隆
起的阴阜上,芳草萋萋,草丛间,两扇玉门紧闭,只留下一条粉红的细缝,缝隙
上方是凸起的阴蒂,那颗玉豆在轻轻颤动,仿佛觉察到淫贼即将驾临……充满了
青春弹性的肉体,散发出强烈的诱惑,没有一处不美,没有一处不让人垂涎。
张千嘶吼一声,猛扑过去,将这具诱人的肉体紧紧压在身下,那份软玉温香,
让他神魂颠倒,他那双骨节峥嶙的粗手狂热地罩住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着,
恨不得挤出水来。
“太爽了……”张千喃喃道,他用嘴咬住她的乳头,用力地吸吮,一只手继
续揉捏着双乳,而另外一只手不断地在她周身游走,贪婪地摩挲。
见张千抢先占领有利的位置,李万不甘示弱,他一个箭步,窜到凌寒香双腿
间,一头扎了下去,对准她的桃源圣地,就是一阵“咂咂”吸吮出声。
“不要……住手……”被两个丑陋的男人这样拨弄,凌寒香全身都起了鸡皮
疙瘩,她拼命夹紧双腿,但捆在足上的绳索完全限制了她的自由,一点也挡不住
男人霸王硬上弓的蛮力。
舔吸过大腿两侧细腻洁白的肌肤后,李万肥厚的舌头不断四处游走,慢慢接
近凌寒香的私处,那里粉嫩丰满,红黏的嫩肉和皱嫩的阴唇清晰可见,还透出淡
淡的处女芳香。
“张千,这妞还是黄花闺女,我俩捡到宝了!”李万兴奋起来,他用手拨弄
那两片淡红色的娇嫩花瓣,喘着热气的大嘴随即猛压上去,粗暴而用力的吸舔起
来。
“救命……哦……”私处被舔,凌寒香一阵晕眩,哀怨绝望地望着地上的张
豪,眼神显得那么的无助。
张豪看着这悲惨的一幕,痛苦地闭上双眼,他只恨自己粗心大意,才会导致
今天悲剧的发生,若是自己能识穿这个圈套,凌寒香就不会被辱。看来,要称雄
江湖,武功高强只是其中一个要件,没有机心和智谋,永远只能被人践踏。
李万灼烫的舌头不断往凌寒香肉洞深入,那条如蛇一样灵活的舌头在里面搅
动,温暖的唾液混着丝丝蜜汁流出她的肉洞,沿着股沟淌了下来,一种从未有过
的羞辱和被虐的感觉狂乱的摧残着凌寒香的大脑,让这个艳名满江湖的侠女无所
适从。
她只感到下身一阵麻痒,想夹紧双腿,可是李万的头却抵在中间,让她无从
着力。“啊……啊……”娇嫩的阴唇被李万的舌头撩拨得渐渐张开,一泓温热的
透明液体缓缓的自爱穴流出。她的心已碎,紧咬着樱唇,眼泪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一个心高气傲的名家女子受此遭遇,其悲愤之情是无法以言语形容的。
张千听到李万的招呼,立即放下手中的忙活,他已在凌寒香丰满的乳房上留
下了几个指印和齿痕,侠女的乳房就是不一样,坚挺,富有弹性,摸起来就是舒
服。他蹲在凌寒香腰胯旁,见李万陶醉在桃花源里,很是妒忌:“来,让俺看看,
若是处女,可真他妈爽死了……”
趁李万抬头透气之机,他急不可耐的将手指伸进凌寒香温湿的阴道里,手指
触到阴道中的一层薄薄的粘膜,兴奋地大叫起来。“真的还是处女!他妈的,太
爽了!”
“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凌寒香扭动腰臀,企图摆脱深入的手指,她
大叫起来,心在滴血。
张千见她仍是反抗,呵呵笑道:“你不用紧张,是女人都会有这么一遭,破
了洞里的那层膜,你才能算是个真正的女人,俺会怜香惜玉的。”说完他淫笑几
声,拉开李万,趴下身去,将肥厚的嘴唇贴向她的阴部,伸出舌尖舔着那迷人的
花蕊。
见张千似有抢拔头筹之意,李万心中不服,嚷嚷道:“张千,刚才是你抢先,
下面是我的,可别坏了规矩!”
于是,两人为谁先打第一炮争了起来。凌寒香实在太迷人了,两人谁都不肯
退让,最后只好抽签决定。张豪在旁见到两人萎琐的样子,气得差点吐血。
抽签的结果,却是张千占先,李万象泄了气的皮球,只好焉焉转攻凌寒香上
部。张千由于抽得好签,兴高采烈,趴在凌寒香腿根中间的柔软地带,很卖力地
希望能撩拨起她的性欲,但除了让自己更兴奋外,只是让她感到恶心,她紧咬牙
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的。
张豪几次想挣扎冲上前解救凌寒香,但是由于穴道被封,身体被绳子捆得紧
紧的,迷魂兰毒又让他使不出力,只能狂乱的怒吼着,眼睁睁看着两个淫贼不断
侵犯凌寒香甜美的肉体。
为更好开垦凌寒香这块处女地,张千和李万配合密契,两人用尽各种手段,
不断刺激她的敏感带,时而摸乳,时而呵腋,时而亲嘴,时而搔臀,或吮阴蒂,
或舔阴道,在两个采花老手高明的挑逗下,凌寒香难以完全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
渐渐地如红豆般的阴蒂开始充血膨胀起来,阴唇也时开时合,一丝丝淫液不自觉
地流了下来。
“你下面的水可真多,是不是很爽?要不要我马上操你呀!”张千抬起淫秽
的脸,得意地说道,让闻名江湖的侠女情不自禁,他很有成就感,没有理由不高
兴。
“呸!”一口唾沫准确地喷到张千的脸上,“你做梦!”尽管被撩拨起一点
点情欲,但凌寒香仍然倔强。
“臭婊子,还蛮硬气的嘛!老子今天操死你!”张千大怒,站起身来,不片
刻便脱得精光,腰胯间的肉棒已因久胀充血而略微发紫。他双手按住凌寒香纤细
的腰身,挺起坚硬的长枪就往她迷人的小穴戳去,“扑嗤”一下没入其中。生平
第一次被男人阳具刺入,巨大的刺痛令凌寒香深吸了一口冷气,痛苦地哀叫起来。
面对即将失去处女贞操的残酷现实,凌寒香扭转头,一串晶莹的泪珠掉了下
来。阴道里传来一阵阵越来越大的扩张力与压迫感,那是张千丑恶的阳具企图冲
破她的圣洁之门。
“他妈的,到底是处女,还真紧。”由于阴道内部还不是很润滑,张千也感
到要一插到底仍有困难,但他并不急于破处,而是充分享受着不断收缩的狭窄处
女阴道所带来的美妙感受。
张豪听到凌寒香无助的哀叫,睁开双眼,映进眼帘的是张千那丑陋的肉棒正
一寸寸向凌寒香体内逼进,他禁不住“畜生!畜生”声声怒骂,甚为自己的无能
为力而痛苦。若是眼光可以杀人,他早已不知杀死这两个淫贼多少遍了。
李万在后抱着凌寒香肉香四溢的胴体,粗手不断搓揉着那对美乳,他见张豪
神情激愤,嘲弄着对他说道:“张大侠,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还以为自己可以
替天行道呢,告诉你,这个江湖是没有正义与邪恶的,胜王败寇,没有实力,只
会任人宰割,今天你们这个下场,那是自找。可怪不得我们!”说着,李万手上
更加了些力道,只把凌寒香抓揉得不住惊叫,被操的昏死过去了。

【完】